• 本博是由“七仔”与“X武者(Ragna)”共同吐槽(阿勒?)所产生的JQ产物。

    为宅腐向,吐槽向,猎奇向(???),深度未知向(?!)是也。

    博客分类{7}皆为七仔撰写,{X}皆为X武者(Ragna)撰写,各类图文皆不接受转载。

    各位过路亲友同好,欢迎按爪GD,真诚求包养,求交往,求合体。

    感谢。

  • 总觉得还是应该要写一点什么,怕再不写,还来不及写下来就分开了。

    8月18号开始交往,8月初就开始同居的滚先生。我们在一起已经快要两个月了。

    到现在都很难说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大体只是我太寂寞,滚先生追得太起劲,彼此看得顺眼,在一起又挺舒服,自然而然很快就好上了。

    昨天在车上我跟滚先生说我已经太习惯有你的生活,现在有点不太能想象一个人过日子。他不相信我是很认真地在讲,问我是不是只是说笑。

    当然不是的。

    一个人在外地的这些年里面,做什么都是一个人。身边的朋友来来往往的。突然之间多了一个人,每天一起吃一起睡,居然适应得这么快这么好。

    人类真是贪图安逸的生物啊。

    虽然我总是说我没有安全感,但是感觉滚先生更加没有安全感。一直不停问我你到底是喜欢我什么啊,我又没有钱又老又丑又不浪漫。。。

    其实我不过是在乎你喜欢我。

    我过了太多年单箭头的日子,我也想被人宠被人爱。无非就是这样而已啊。

    说了你也不会懂就是了。

    只希望这样无聊又开心的日子久一点,再久一点。

  • 这一年发生了很多事呢。终于毕业了,终于工作了,终于开始申H1B了,终于慢慢觉得前路有一点亮光了。

    最开心的事是混了圈子写了很多同人。很多很多年以后终于又找到下笔如有神的感觉。很多人很看的感觉。

    食髓知味。

    某网站终于倒掉了——其实也跟我没什么太大的关系了。反正在编辑走的时候已经抱好了大腿ORZ 或者怎么说呢,互相利用吧。。。

    MOVE ON, NEED TO MOVE ON ANYWAY.

     

     

  • 觉得有了围脖以后就很少正经写字。或者说很少装腔作势地写字。

    小半年减下去大概一二十斤然后就进入了熟悉的平台期,但是也居然一直停在这个数字上只轻微上下浮动。认真的穿衣服,出门化妆,下一步大概是会去做适量的运动吧。

    会收到一些诸如“瘦好多”“变漂亮”之类的评价,自己看以前的照片的时候也有心惊胆战的感觉,但其实来来回回,反弹了又减,减了又反弹。不停地在自卑和喜悦里跳转心情。觉得很累。总觉得总有一天又会出于什么原因反弹回去,我和肥肉的战争里是我输了。

    校内不停地推送一切以前的同学让我关注。觉得世界很奇妙。总是会有一些很熟悉的人,你不知道他们现在过着什么样的生活。

    就算是喜欢过的人也是如此。

    每次看到最近来访的名单总是会觉得有些说不出来的感觉。总觉得自己放下得很快,但又好像什么都没有放下。

    常常会想去知道那个姑娘有什么好,会不会比现在的我好,比将来的我好,但是又觉得这种思考荒唐又毫无意义。

    一开始我就并不在那个人的生活和考量范围里。想通这件事,大概是看到过去的自己以后了吧。

    就算我努力变得再好,也无法扭转从前的时光。但及时扭转了,我也不那么好。想得更有情怀一些,不管外面是什么样子,里面的终究是我。

    有些人虽然让你看清自己的定义,用最刻薄又恶毒的词汇,但起码不是伪装。总得有一个人告诉你,你是全世界最丑最肥最没人要的姑娘。

    沉浸在毫无意义的自我安慰里,其实对生活毫无帮助。

    看到那个姑娘就像看到曾经的我。不同的是我从未沉浸在自我满足里,而只有自我唾弃和自我安慰的不停交织。

    谢谢那个在我最糟糕的时候愿意喜欢我的人。谢谢我的朋友们。

    人会往前走。

    在二十五岁这年,我开始决定让自己变得更好。希望不算太迟,也希望还有希望。

  • 之前一直念念不忘想写一个同人,结果写的时候被阿色说,你有没有发现,你每次一写墙头,就会爬墙了。

    哑然失笑。

    于是作罢。

    其实是想写一点什么,又觉得看不透他。

    就像他说,我都不是要表达什么,可是又主题鲜明逻辑完整。

    就像有人说,他不理会途人喊他,可是他又真的对FANS关怀备至。

    我甚至花时间去看一套他并没有怎么出场的电影。只因为是他编剧。于是就天真地想多了解一点他的思维模式。

    但最后还是发现,他一个人的时候,才是最好。

    不受任何别的STAKEHOLDERS的影响。纯粹自我掌控整个秀,整个短片。

    天才都大抵如此。

    他说,男人有才华就好了,但你能不能用你的才华去夜店把妹?

    以前也许好笑,放到现在,不知有几千万少女飞扑过去。

    连叔都调侃他这副尊容都风靡万千少女,香港真是DREAMLAND。(衰人来的

    总是一边看秀一边思考。

    他有时很隐晦,然后调侃下面的人"识笑的这些都是有文化的"。我很喜欢那个说他并不是要搞笑,而是要表达自己的看法。

    他越来越像一个关怀百态的社会学家,用反讽和黑色幽默。所有人都说他避谈ZZ是为了北上,叔也说更喜欢他以前那些ZZ味强的SHOW。但如若你仔细看回他历年的秀,就会发现他由自我解剖到社会现状,由金融地产到人世百态。除了那两场,其实他很少直接谈及ZZ。就算是呛几声,也是为了满足观众的发泄欲,而非思考并CONCLUDE。

    自我解剖很血淋淋,喜欢他的人看着会觉得心酸。童年阴影有什么好笑?只因为人们乐意看到有人比他们更不幸。

    每一场SHOW都有特别喜欢或特别不喜欢的人。有的人的重点是形式,有的人的重点识内容,而我的重点则是台风和逻辑链的完成度。

    你有什么理由说他浮夸和重复自己?当他可以用很发散的角度去阐明同一个主题,为什么不可以加进别的表演形式?为什么不可以耍帅?

    一直说SHOW,停在这里,明天来说说电影和剧吧。

    ———————我是三月二十四号的分割线——————————

    看SHOW的时候,看一遍两遍三遍四遍,会不停回头想一些之前没有想过的点。

    发现他其实每个SHOW也有一些很微妙的不同的人格设定在。自嘲的,冷眼旁观的,浮夸的,耍帅的……有的时候是他,有的时候不是他,有的时候只是放大了他性格里的某一个部分。

    也会一遍又一遍地想他想表达什么,中心逻辑是什么。有时候实在是捉不到他的点,就会去翻一翻豆瓣之类的地方,看看别人是怎么想的。

    喜欢一个促进你思考和学习的人总是好的。

    也某种程度上打醒了我一直以来纠结的信仰观的问题。

    人是只能依靠自我救赎的。

    自己做到好,更好,最好,才能面对所有不敢面对的一切。

    把话题扯开到很远的地方了呢。

    ————————我是4月8日的分割线——————————

    这次好像是一直到爬完墙都只会写同一篇日志呢【笑

    差不多进入正式爬墙【咦?】的第三个月了,感觉好像还是蜜月期好糟糕2333

    上一次爬墙的时候才算是正式接触了舞台剧,体会到了演员在舞台上可以爆发出来的能量。但是这一次却没有机会可以看到他的表演,觉得好失望和沮丧。

    我觉得他是始终差一个机会的。

    他自己大概也还是这么觉得。

    除了像叔这种有自信说只做过烂戏没做过烂角色然后又真的拍了一大堆烂片毫不在意开心就好可是其实还是会暗暗介意的人。大概所有演员都会毫不犹豫扑向一个有深度有内涵的好剧本吧。

    他说拍那出嘲弄墨镜的闹剧是因为本以为那是个很好的致敬片。

    他不再拍鬼片。

    他接那个舞台剧,没有剧本的情况下,只想了几天就答应。

    他在最红的时候,减了三四十磅,一个人去东北拍戏。

    他第一次演剧,做奸角,用力到显而易见能看出不服输来。

    后来他在秀上调侃structual unemployment和人生最后一部电影,我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已经失望。

    还是始终在等一个机会。

    他把自己剖析得太深刻,从开始,到现在。

    打破不了形象的地心引力,先天的,后天的。

    我不知道他可以做到多好,但是如果一个人已经可以做到一个完全跟自己不同的“我”,那大概已经是最大的成功了吧。虽然也许大部分人又会觉得,他本该如此。

    做的太成功,也是一种失败吧。又或者像他自己说的,成功背后,失去的东西,是别人看不到的。

     

    逛论坛的时候很惊讶地看到他的回帖。

    虽然是很多年前。我回头看了看时间,八年前。

    那帖子的大意是他已经功成名就,已经万千宠爱在一身。途人欢笑只因他是他,而不是因为他的才华和作品本身。

    他在下面回帖,寥寥数笔。

    他写道。他远没有你想象的那么辉煌。

    起码是那时,远没有那么辉煌。物质上,精神上,或是别的呢?

    一个怀揣着果D梦想的人,在呢D舞台上绽放光彩。除了说出“我不会交换”之外,真的一点都不失望吗。

    突然就觉得很伤心。

    但是你得到一些,就注定要失去另一些。这一点,回想起来,他早就看得比什么人都透彻了。

     

    其实我还是一点都不了解他。

    看他很多年前的专栏。反复思量了一会儿,是该用“尖刻”还是“sharp”。

    想想还是sharp好一些,真心话,要用外文讲嘛。

    那时候尚年轻。也无所顾忌,又或者是有顾忌,但也不畏惧。

    我一直觉得他是一个触觉敏感的人。

    很擅长把握住观众的心理,他一直都很明白观众想听什么,想看什么。

    有了这样的触觉,很多事情便不得不做,这是真的。

    但是是真的不得已而为之,还是不得已而弃之,就很难说了。

     

    我常常觉得就算是艺人,眼缘也是样很奇妙的东西。

    我对很多艺人怀揣着好感,但却始终无法超越某个界限,爱得如痴如醉。

    爬墙犹如恋爱,心弦被拨动,往往只是奇怪的一刹那之间。

    而我的那一刹那,就是在剧里那几秒钟的时间里,眼神流转。

    但是说归说,亲,下个月开剧,多换几套衫,得唔得呢?

    ——————我是四月十六日的分割线————————

    上回说完没多久,他就在新闻里说,保证唔会只着一件衫。

    真是笑到我牙花都跑出来。这莫非是听见了我的呼唤吗。

    如果不是有人说他做导演要砸手机,我都几乎会以为他是一个很懂得控制自己的人。

    但是又仔细想想,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有那样的两个朋友,又怎么可能是不轻易发脾气的人呢233

    总感觉他是那种太敏感又太纤细的人。喜怒哀乐皆形于色。虽然总是可以很快就收敛回去,但是也总是立即就流露出来。

    总是觉得他很容易受伤害。而且也从来不吝于表达出来,很想哭,每天都哭,哭了好久。

    可是他又总是反应很快,收得很快,反击很快。

    一零年那一场,当时看他摔话筒我就楞了好久,结果前天才发现,那不是唯一的一次,光是那一年就足足摔了三次。

    我一开始怎么会觉得他是一个好脾气又温文尔雅的人呢。我的脑壳一定是进了水。

    能说出那么辛辣的讽刺和调侃的人,又怎么可能沉静地温柔。

    但是这样也没什么不好。

    人为什么需要掩饰自己?

    是因为能力不够,要考量外界的看法。

    ON THE OHTER HAND。。。

    看到有人说下次摔点耐摔的东西,不禁就笑了。

    摔耐摔的东西,又怎么会有摔个稀巴烂的快感。

    如果不是摔个稀巴烂,又怎么能发泄到。

    真是依稀看到了某位吴姓先生的暴力美学呢。

    看到一点天真的孩子气,也总是觉得很开心。

  • 其实仔细追溯起来,是从1月不小心看到DAYO的志云饭局开始爬墙的ORZ

    虽然我一路都觉得他看起来一直都是三十出头的样子,不过看到07年的时候时年47岁的DAYO还是吓了一跳ORZ 这个白白嫩嫩的家伙是怎么回事啊。。。 一开始听他提状王宋世杰2里扮奸仔,觉得好像是皇上之外,唯一对他印象深刻的角色。所以说实话,我本来是打算一路看完1跟着看2的。。。后来发现实在是没有耐心对着张达明啊。。。

    跟着就直接跳去看栋笃神探了。虽然故事很好看啦。不过好像一直到20集左右都还没理解莫探员的萌点?一直到后来扮人妖去帮女主铲掉死对头,就彻底觉得不行了ORZ 对这种属性的男主,我完全没有抵抗力啊ORZ

    不过还没开始爬人啦,只是爬角色,OK?

    不过像DAYO这样的 = = 真的绝对是一场SHOW下来就沦陷了吧ORZ

    我都没试过放SHOW给第二个人看,别人没有跟我一起哈哈大笑的ORZ

    我觉得有机会真的要每场秀都认真地交一个感想和REPO上来啦。又怕还没写完就爬墙了【节操呢?!

    男人的内在真的比颜重要多了啊。。。何况他还是如此的英俊潇洒!【喂

    激起了我全部内在和外在的少女心的人。。。终于时隔多年又出现了啊。

    你们谁都不要跟我抢!!!!!!

  • 某人说我爬墙却不更日志。。。

    因为资源太多光是爬就爬不过来了啊对不对。。。。

    还带着我叔搅基。。。。萌都萌不过来了啊对不对。。。

    爬墙!!!!!

    黄生赛高!!!!请等着我动手写同人!!!!!!

    就是这样!

  • 一边听着达子的总司碟一边用手机写日记,倾诉欲又战胜了一切啊,看来就算有了平板也无法好转呢。

    达子29岁生日快乐。

    今年真是非常棒的一年呢,和哥也好哈鲁也好(忘了荣斗,OCD的新生或是变迁也好,马上要公演的舞台剧也好,色々。今年是可以认真又自豪地推广达子的一年呢XD 

    弄伤的脚希望可以赶快康复,不要影响公演啊。是说这舞台要是出碟绝对买!!!

    从开始集中地听达子的碟到现在也有两年多了呢,觉得真是赶上了他各种成长的好时候呢,任何一个方面都是。

    今后主役一定会越来越多吧。

    必须追番的CV名单上加上一个人以后,稍微有点困扰呢(喂

    二十代的最后一年,愿你也张扬又二货地度过就好了XDD

    FFFFFFFFFFF我是POCKYDAY的分割线FFFFFFFFF

    浏览器崩溃了一次,真是吓死我了拍胸口。

    耳朵里塞着XXXX的声音,却去找森赛的黑冲田REPO来看了呢2333

    为什么要叫墙头先生森赛呢?因为反正似乎山南是森赛,古美门是森赛,速水是森赛。。。还有挺多森塞的样子,本人在UWASA那边也被叫森赛就是了。。。于是就这么叫吧,纠结了一会儿,字也就决定是这两个好了。。。

    CHROME不能内嵌百度输入法真是不方便呢。

    最近找来了一大堆MAKING,真的很喜欢森赛工作时候的状态呢,

     

     

     

     

     

    不行耳朵里某人亲亲的3D音效太工口了我。。。明天再继续写

  • 好像就没看动画一段时间,虽然也最终还是要捡起来看一看的啦。

    不过脱宅的感觉还是蛮好的ORZ  虽然只是二次元意义上的脱宅而已。

    硬要说的话,最近也还是在继续爬墙。。。

    新鲜的初恋感变质之后,就终于迎来了黑黑更愉快的阶段呢扶额。

    不过无论怎么看也都觉得好可爱。

    笑起来的样子好可爱,丑丑地哭着的样子好可爱,很突出的喉结好可爱,鼻梁上的鼻托印子好可爱,修得漂亮的眉毛好可爱,圆滚滚的PP好可爱,被特写的奇酷比好可爱。。。是说这完全就是痴汉的心理吧。。。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种大概连脚趾头都很可爱的人呢”,最近常常在做这么变态的思考。

    因为日文不好没办法对文字的水平做太深层次的评论,但是就从内容来说,也觉得这种跳脱又严谨的文字很可爱呢。虽然看起来想到哪里写到哪里,可是又觉得每一个部分都做了很详细的考证,这种认真的性格也很可爱。

    熟悉以后就会觉得“怎么会有人不喜欢这么好这么可爱的人呢”,所以很卖力地跟所有亲友大力推荐。。。不过收效甚微呢ORZ

    说到底换了是我,大概也不会因为奇怪的推荐就去看自己平时不会看的东西就对了。

    ——————我是绅士的分割线——————

    大奥说到底还是觉得很憋屈呢。

    说到底就是“这样的堺さん我不喜欢”。

    硬要说在他的表演上挑刺的话,好像有点太残忍了。说到底不就是年纪不适合,违和感很重,刻意的圣母状也不适合他。少了原作里的年少活泼,满满的年上感。

    但是这也不是他的问题,如果放在十年前,哪怕六七年前,不用上那么厚的粉,不用担心笑多了会有眼纹,也许出来的效果就会好很多。

    至于需要什么样的表演,出来什么样的效果,说到底他都是那种只根据导演的要求交作业的人啊。就算我不喜欢,也不能简单粗暴地否定成“是他演得不好”。

    虽然心里这么明白,但是果然还是觉得,他不是最适合这个角色的人选。

    外形上也好,戏路上也好,跟多部妹子的契合度也好,这个角色的发挥空间也好。

    不过说到底,人的一辈子能遇上多少非我不可的事呢?

    正是因为太喜欢了才会被蒙蔽了双眼,忽视了他作为一个俳优最本质的工作呢。

    一生悬命地珍惜和对待每一个角色。

    下周开始终于就是漫画原作里我认为最精彩的部分之一,有功抱着和家光一起去死的决心如常生活,终于在家光和别人同房的那一天全线崩溃了。

    希望看到什么样的表演,会看到什么样的表演,真是充满了期待 =w=

    不过,真是为第四话里的奇酷比和PP感动啊 T T

    以上~